歡迎訪問勞動新聞網
  • 首頁
  • 吉林省總工會
  • 新聞
    要聞
    綜合
    國際
    國內
  • 焦點
    聚焦
    企業
    人物
    時評
  • 維權
    權益
    就業
    雙創
    理論
  • 業態
    財經
    教育
    科技
    衛生
  • 生活
    讀書
    健康
    休閑
    旅游
  • 服務
    圖片
    論壇
    交流
    形象
  • 文藝
    文學
    攝影
    書法
    美術
  •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文藝 > 文學 > 隨筆

    最是故園板栗香

    熊興國

    國慶小長假,我總算任性一次,丟下手里的工作回了趟老家。母親聽說我要回家,早早就準備了許多好吃的,

    “媽,現在山上還有栗子不?”我邊嚼著板栗,邊問正在廚房忙活的母親。

    “有,現在都沒人撿。”母親告訴我。

    聽說有,我自然不想放過,那可是我小時候的最愛。那個年月,打板栗,撿栗子,可是一家人最高興的事兒。每每板栗成熟,我就會隨著父母一起上山打栗子。或搖枝丫,或用竹竿,栗子則同雨落一般,噼里啪啦掉下來。回到家里,或用水煮,或用火炒,不過嘴饞的我,就算生的也能先吃下半斤八兩去。

    吃過早飯,我和母親就上山了。母親說的沒錯,現在很多人都外出打工,已經少有人管理,而且就算留在家里的,除了打點回去吃以外,也不像曾經那么熱衷。

    我和母親選了兩棵順路的,母親打,我撿,不到半晌的功夫,就撿了大背簍。可是回到家里,看著半簍的栗子,我卻沒了想吃的欲望。倒是母親變得很高興,放下背簍,她就一個人自己剝開了。

    “媽,你剝了干嘛啊?”我坐在沙發上,有些有氣無力的就問。

    “做板栗雞啊,小時候你可愛吃了。你看,早上去的時候,我把雞都抓回來了。”說的時候母親還示意我雞已經關在門邊的簍子里了。

    母親的板栗雞確實做的很好,板栗炒得夠黃,雞肉也炒得很好,可是我卻吃不下幾塊。

    一個長假的時間很快過去,可是當我打開滿當當的旅行箱時,卻發現里面少了板栗。

    “媽,你沒有給我裝栗子呀?”我突然有些奇怪母親為什么沒有給我裝栗子。

    “看你不喜歡吃,所以我就……”母親沒有往下說,只是一個人自己絮叨起來,“孩子長大了,不需要娘了,板栗也不香了……”母親說的時候還伴隨著抽泣聲。

    看著瘦小的母親,斑白的頭發,我突然做出一個決定——帶走所剩的板栗。其實城里隨處可買,但惟獨家里的板栗最香也最甜,因為那不僅僅只有板栗,還有充滿了深深的愛!


    熱文排行 HOT ARTICLE RANKING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主辦/運營/版權所有:《勞動新聞》報社 網站備案/許可證號:吉ICP備10000218號-1

    關于我們

    信息公告

    信息公告

    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
  • 广东36选7开奖号